得益于2017年的增资扩股工作,河北银行的资本金得到很大补充。记者注意到,该行的各项资本充足率指标在2018年末和2017年末均有所上升,截至2018年末,该行的资本充足率、一级资本充足率、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.34%、11.56%、11.52%,较上年年末上升了1.07、1.43和1.42个百分点。

另外,河北银行去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65.34亿元,上年同期为34.4亿元。“这个和银行的负债结构相关,但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。银行现金流量表没特别大的意义,银行经营好,贷款投放多,现金就是流出的。现金流量表对评价工商企业很重要,可以衡量其利润的现金含量,利润高但现金流量持续为负的要格外注意。”某不便具名的银行业分析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上市辅导期已逾七年

“监管明确要求逾期90天以上的资产纳入不良,目的是让银行充分暴露不良,尽早释放风险,长远看也是为了提高银行抵御风险的能力。”华南某股份制银行资深从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根据原银监会印发的《贷款风险分类指引》,商业银行应将贷款划分为五类,包括正常类、关注类、次级类、可疑类和损失类,其中后三类统称为不良贷款。根据记者的测算,该行去年年末的不良贷款偏离度约为191.95%,截至去年年末,该行的不良贷款余额约为47.08亿元,而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约为90.37亿元,也就意味着该行仍有约43.29亿元的逾期90天以上贷款未计入不良贷款。

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,截至2018年末,河北银行逾期3个月以内贷款14.99亿元,逾期3个月至1年贷款70.32亿元,逾期1年以上3年以内贷款17.56亿元,逾期3年以上贷款2.48亿元。该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合计达到90.36亿元,与该行不良贷款率余额存在43.28亿元的差距。

除了业绩的下滑,《每日经济新闻(博客,微博)》记者还发现,截至去年年末,河北银行的不良贷款偏离度高达191.95%,以90.37亿元的逾期90天以上贷款和47.08亿元的不良贷款来看,该行仍有约43.29亿元的逾期90天以上贷款未计入不良贷款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截至去年末,河北银行前十大股东中,中城建设投资控股、南京栖霞建设(600533)集团、北京理想产业发展集团、南京栖霞建设股份等四家股东存在股份质押对情况,质押股份合计8.39亿股,占该行总股本的14%。

除了不良贷款偏离度的问题以外,记者在梳理了河北银行过去几年的财务报告后还发现,该行的资产质量连年下降。截至2018年末,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为2.53%,较上年年末上升了0.92个百分点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已经是该行不良贷款率连续第六年上涨了。

4月30日,中信证券(600030)公布的《关于河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之上市辅导工作报告第28期》中提到,河北银行结合审计署的相关检查情况,积极对逾期贷款分类施策,加紧清收,并已向相关监管部门提交了书面说明。截至2018年年末,河北银行已经根据相关监管部门的要求,将涉及的逾期贷款划入了不良贷款。该行在年报中表示,加大处置信贷不良及风险资产力度,全年以现金形式收回不良贷款
8亿元。

不良贷款偏离度达191.95%

然而不到半年,该行上市计划再度生变。2015年8月,河北银行又审议通过了《关于首次公开发行由H股调整为A股的议案》。

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对记者表示:“《暂行办法》将逾期天数与风险分类划分建立了对应关系,明确要求逾期90天以上的资产纳入不良。使逾期天数成为一个刚性指标,有助于常态化地充分暴露不良。”

截至2018年末,河北银行资产总额3422.53亿元,较年初增长1.63%。但2016年至2018年,河北银行营业收入以及净利润总体均呈下滑趋势。2018年,该行营收67.73亿,净利润20.22亿,同比分别减少8.6%、25.6%。

记者也注意到,近期部分地区监管部门已鼓励将逾期6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。

该行反映盈利能力的相关指标也不乐观。数据显示,2016年~2018年,河北银行资产利润率分别为0.99%、0.84%、0.6%,资本利润率分别为16.11%、13.58%、8.07%,均呈现下降态势。

除此之外,该行的关注类贷余额较上年增加了75.6%至85.66亿元,占比也由2.94%上升到4.61%,上升了1.67个百分点。

具体来看,该行去年利息净收入60.72亿元,同步下降10%;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6.07亿元,同比下降39.6%;资产减值损失18.37亿元,同比增长22.4%。

从具体的营收构成项目来看,去年该行的利息净收入、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都有所下滑。利息净收入为60.73亿元,同比下降了10.05%;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则下降了39.61%至6.07亿元。

截至2018年末,该行的资本充足率、一级资本充足率、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.34%、11.56%、11.52%,较上年末上升了1.07、1.43和1.42个百分点。

数据来源:河北银行2018年年报

这些年来,中信证券先后发布了28期上市辅导工作报告。在最新一期的辅导报告中,河北银行称,中信证券的辅导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效果,为下一步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在支出方面,去年河北银行的资产减值损失上行较快,上升了22.4%至18.37亿元,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的资产减值损失增加了10%至16.69亿元。

河北银行此前发布的2018年报显示,去年该行净利、营收双双下降,实现营收67.73亿元,同比下降了8.65%;实现净利润20.22亿元,下滑了25.58%。

2017年8月,河北银行完成新一轮的增资扩股工作,以3.72元每股的价格增发新股10亿股,募集资金为37.2亿元,其总股本变更为60亿股。

上市无突破

今年4月2日,在审计署发布的《2018年第四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》中,曾点名河北银行存在“掩盖不良资产”的问题。

目前,大多数银行都按照监管要求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口径,而河北银行并未全部纳入。根据年报,河北银行去年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4.86%,远超当期不良贷款率。

随着不良贷款率的连年走高,河北银行的拨备计提压力也在增大,自2012年起,该行的拨备覆盖率连续六年下降,到了2018年末,拨备覆盖率直降了50.81个百分点到111.85%,已经跌破了监管对于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的区间下限。

2012年,该行拨备覆盖率达到423.74%,但此后多年几乎呈断崖式下跌。2018年末,河北银行拨备覆盖率进一步下降至111.85%,已经跌破了监管对于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的红线。河北银行近期还因涉及违规掩盖不良资产被审计署点名。近期,审计署发布的《2019年第1号公告:2018年第四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》中,包括河北银行在内的23家金融机构因通过以贷收贷、不洁净转让不良资产、违反五级分类规定等方式掩盖不良资产,涉及金额72.02亿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