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11月6日 –
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白重恩周五表示,中国财政政策需要转向,从财政投资刺激转向为企业减负,如减税或降低社保缴费率等;同时还需加速国企改革推动资源进入市场。

作者 沈燕

作者 乔艳红

“中国经济出现一些特殊现象,经济增速下行,但实际利率上升,劳动力成本上升,”他在财新峰会上称,“此外,尽管实际利率上升,但全社会资本回报率下降。”

图片 1

图片 2

他认为,这与政策扶持部门扩大对市场部门产生挤出效应有关,这导致企业风险上升、债务率升高,解决这个问题需要财政政策转向。

图为2009年7月16日资料图片,显示深圳商业区一名建筑工人正在过马路。REUTERS/Bobby
Yip

图为北京CBD一景。REUTERS/Petar Kujundzic

经济增速放缓之际,财政收入增速放缓、而财政支出具有刚性,导致中国的积极财政政策实质上难言积极。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周五称,当前全球经济面临2009年以来最为严峻复杂的形势,从金融危机的教训中,需要考虑传统的经济学理论是否要做调整,3%的赤字率红线、60%的负债率红线是否可以反思调整。

北京11月6日 –
中国的赤字率和负债率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,尤其是眼下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中国要实现“十三五”确定的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,学界不乏中国应扩大赤字规模的建议。

北京11月26日 –
中国连续降息六次后实际存款利率接近零,宽松资金面对实体经济的拉动效应递减。随着美国12月启动加息周期在即,中国本轮降息周期料将渐行渐止,稳健货币政策转向以被动对冲为主,而具备定向调控功能的积极财政政策则风头正劲。

发稿 李贺; 撰写 乔艳红; 审校 黄凯

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周五称,当前全球经济面临2009年以来最为严峻复杂的形势,从金融危机的教训中,需要考虑传统的经济学理论是否要做调整,3%的赤字率红线、60%的负债率红线是否可以反思调整。

展望明年,积极财政政策发力方向包括:推进地方债务置换、扩大政府债务规模、推进结构性减税、加大政策性金融支持力度、推进PPP(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)等,多种政策工具将呈现风起云涌的局面。而实际财政赤字率很有超过今年2.7%的水平。

此番表态不禁引发市场联想:是否迫于现实压力,副财长表态旨为明年实施更积极的财政政策争取更多空间?也为中国明年可能会突破业界公认的3%赤字率和60%负债率的红线预先吹风?

“2015年-2016将出现的最大变化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‘攻防互换’,货币政策在开放条件下存在外溢性,同时存在资产价格泡沫风险,而财政政策能够更好地稳增长、调结构,”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称。

受此消息影响,中国股市 .SSEC
午后进一步上扬,终场升1.9%,连续第三日创两个半月新高;国债期货各品种则悉数下跌。

他指出,2014年以来中国“低通胀”的成因复杂,既有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产能过剩问题,也有美国新能源替代问题,更有欧美货币政策目标差异、导致美元明显走强的问题。“如果2016年中国的CPI通胀中枢不出现趋势性下降,那么央行的降息周期已经接近尾声。”

“从金融危机教训可以反思,3%的赤字率红线和60%的负债率红线,是不是一个绝对科学的标准,是否可以调整,这些观念的僵化并不利于改革,要在实践中调整,形成有指导意义的经济学理论。”朱光耀称。

上半年清理地方融资平台和持续高压反腐,导致地方政府一方面缺乏资金,另一方面官员也“不作为”,“懒政”现象风行,积极财政政策实际上难言积极。三季度国内投资日渐放缓、工业加速下行,促使中央8月初宣布万亿元专项金融债计划、8月底宣布地方债务置换额度提高至3.2万亿。

由于3%的赤字率红线和60%的负债率红线是国际公认的警戒线,对一向强调底线思给维和风险防范的中国政府而言,即使明确积极财政政策的基调,强调增支减税,但在预算安排上也从不敢轻易突破红线。

与此同时,国家审计署5月开始也加大跟踪审计力度,除了关注财政资金统筹使用、重大建设项目推进、简政放权等情况下,还重点审查部分重大政策配套制度制定和执行情况,以及财政存量资金和闲置土地的盘活利用情况,审计结果逐月对外公布。

中国财政部今年3月公布的预算报告草案中显示,赤字率是2.3%,但财长楼继伟随后解释,要避免经济断崖式下落并稳步去杠杆化,财政必须采取扩张的策略。今年预算报告草案中赤字率是2.3%,但按当年实际收支差额的口径看,赤字率达到2.7%。显然较3%的警戒线又近一步。

下半年财政支出节奏已经明显加快,7-10月连续四个月支出增速超过20%;其中10月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36.1%,创40个月高点。整个1-10月,预算支出完成率已经达到78.2%。由此可见,政策面已经在向财政的渠道切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