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该公司2018年退保金高达37.52亿元,同比上涨109.73%,主要是银保渠道万能险的退保引起

随着年报披露季的到来,非上市险企也陆续上交2018年成绩单。蓝鲸保险注意到,2018年,民生人寿规模保费下降2成,退保金从2017年度的17.89亿元增加至37.52亿元,同比倍增;投资收益上行的情况下,净利润却出现16.26%的“缩水”,下降至5.15亿元。

图片 1

值得关注的是,年报中,民生人寿提及,由于公司资产负债存在一定错配风险,“长钱短配”的趋势扩大,负债端业务存量的增加和资产久期的缩短,导致利率风险逐渐升高。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 凌岳

对此,业内专家直言,偿付能力充足、风险可控情况下,略微错配尚可容许,但作为险企产生风险的“根源”,资产负债错配引致的利率风险上升,后期面临的再投资风险仍要引起警惕,需加强寻找可匹配资产的能力。

随着非上市险企陆续发布2018年业绩单,部分险企退保金大幅上涨的尴尬终再难遮掩,万向系旗下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便是其中典型

规模保费下滑两成,退保金支出翻倍激增

4月25日,民生人寿发布的年报显示,虽然该公司在投资环境并不有利的背景下实现了投资收益的上涨,但是净利润却同比下降16.26%。究其原因,除了民生人寿所披露的“正常会计准则处理和计提调整”这一大因素外,退保金的蹿升显然也不容忽视。

整体来看,2018年,民生人寿规模保费125.97亿元,同比2017年度的161.51亿元,缩减22个百分点。具体业务有所调整,原保费收入115.18亿元,同比上涨3.75%,领先于人身险公司0.85%的平均增速;万能险业务收入下行,从2017年的50.49亿元下降至10.79亿元,缩水近8成。

民生人寿还在年报中表示,由于公司资产负债存在一定错配的风险,“长钱短配”的趋势扩大,负债端业务存量的增加和资产久期的缩短,导致利率风险逐渐升高。

图片 2

退保金激增

规模保费缩水的另一面,是民生人寿退保金支出的扩大,数据显示,其退保金支出从2017年的17.89亿元增加至37.52亿元,同比翻倍,增幅为109.73%。

具体来看民生人寿2018年年报数据。投资收益方面,在整体投资环境不佳的影响下能够实现逆势增长已殊为不易,全年投资收益为36.1亿元,同比增长11.4%。若究其原因,主要源于债券收益的大幅增长。虽然股票收益较2017年亏损继续扩大,基金及资管产品收益同时为负,但期内债券收益却达5.5亿元,而在2017年这一数据则为-2.5亿元。

面对退保金增长幅度较高的情况,民生人寿回应称,主要是银保渠道万能险的退保引起的。针对退保支出上升的状况,民生人寿表示,将加强风险管理,包括合理定价,建立有效的产品开发管理制度,科学设定精算假设,同时加强核保核赔管控。

保费收入方面,民生人寿2018年规模保费收入为125.97亿元,和2017年的161.51亿元相比缩水22%。值得注意的是,该公司退保金高达37.52亿元,和2017年的17.89亿元相比涨幅高达109.73%。对此,民生人寿给出的说法是:主要是银保渠道万能险的退保引起。该公司在年报中表示,目前保险风险管理主要从两方面进行,一是合理定价,二是加强核保核赔管控。

“通常而言,险企可以预测退保情况”,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对蓝鲸保险分析称,“比如三年后产品到期或三年内退保手续费为零,这样情况下,显然会有大量的退保出现”。然而,不论万能险产品期满还是退保,险企均需要“真金白银”进行兑付。

数据显示,2018年民生人寿原保费收入为115.18亿元,同比上涨3.75%,但万能险收入则从2017年的50.49亿元锐降至10.79亿元,降幅高达78.63%,可见该公司在业务结构方面已着手调整。

一般而言,险企会预留一部分资金用于应对退保金支出。此外,还可通过新增业务保费进行填补,“也有险企通过逐步减少短期业务,增加长期业务占比的方式,进行转型调整”,徐昱琛补充称。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2018年民生人寿资产减值损失为2.55亿元,和2017年的0.06亿元相比增长达40倍,其中“可供出售金融资产”减值2.44亿元。

值得关注的是,2018年,民生人寿净利润出现16.26%的缩减,从2017年的6.15亿元下降至5.15亿元。

最终该公司实现净利润5.15亿元,和2017年的6.15亿元相比下降了16.26%。

受权益市场利率整体下行影响,2018年,不少险企投资端“折戟”,然而民生人寿或并非出于此因素,数据显示,其投资收益较2017年略有提升,从32.38亿元上涨至36.07亿元,同比上涨11.4%。

此外,截至2018年末,民生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326%,较上年末降低30个百分点。该公司直言主要是受资产负债久期和业务发展等因素影响。

净利润不升反降或也有因可循。民生人寿解释称,主要是由于正常会计准则处理和计提调整导致的。

具体来看,2018年,民生人寿实际资本从2017年的201.44亿元上升至229.65亿元,同比上涨了14%,然而最低资本却从2017年的56.65亿元上涨至70.35亿元,涨幅达到24.18%。最低资本的增长幅度大于实际资本导致了偿付能力充足率下降。

“保险公司财务报表受多项会计准则影响,受精算假设影响较大”,徐昱琛表示,责任准备金的提取,投资资产的归属及净值波动,对于利润有不同影响,难以直观判断。

民生人寿在年报中称,实际资本增加主要由三方面因素造成,一是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浮亏较上年度大幅减少;二是2018年当年利润增加实际资本6.5亿;三是由于2018年产品结构优化,销售的保障型产品占比增加,导致实际资本增加。

资产负债存错配,民生人寿“长钱短配”或临再投资风险

该公司同时表示,最低资本大幅增加主要来自于市场风险最低资本增加约14.5亿元。其中,影响最大的为利率风险,导致最低资本上升约18亿元。利率风险增加,一方面由于其资产负债存在一定错配的风险,“长钱短配”的趋势扩大,负债端业务存量的增加和资产久期的缩短,导致利率风险逐渐升高。另一方面,民生人寿在第四季度出售了大量债券,使得风险敞口扩大,导致第四季度的利率风险上升。

值得关注的是,2018年,民生人寿实际资本从201.44亿元上升至229.65亿元,同比上涨14个百分点,但最低资本从56.65亿元上涨至70.35,涨幅达到24.18%。最低资本的增加幅度大于实际资本,也导致其偿付能力充足率从356%下滑至326%,下降30个百分点。

关联交易频繁

“市场风险最低资本增加约14.5亿元,导致最低资本大幅增加”,民生人寿解释称,影响最大的为利率风险,导致最低资本上升约18亿元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