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月5日消息:虽说小偷“顺手牵羊”的事已是屡见不鲜,但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防不胜防。在钱库开化妆品店的王小姐就遇到这样的事情,小偷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走了化妆品,然后扬长而去。

教师节快乐哈

2013年11月25日下午,在哥嫂和侄媳的一再鼓动下,我狠心买下了一件价格不菲的羊毛昵。
  羊毛昵是中统,枣红色,提在手里,哪是一件衣服,分明是一份喜悦,一种对自己妆容的嘉奖。
  回到家,我迫不及待地穿上,在女儿面前显摆起来;“要得吗?好看吗?”我转动着身子,在镜子前自我欣赏,自我陶醉:“你看多有气质!”镜中的我笑得像个臭美的小孩。
  “不好,颜色老点。”女儿不知是不是故意打击我,或许也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嫉妒吧。自从生产后的女儿肚子一直不见收紧的迹象,原本的高挑因肥肉的拥挤而拉横了身体。
  “乱讲,什么眼光?以为你娘还是十八岁么?你看这掐腰,凸凹多明显啊……”我佯装生气,女儿赶紧赔笑脸:“好看,好看!我妈是哪个?皮肤好,身材也好,底子(姐)硬,不管穿么子都好看,跟我走在一起,不认识的都会以为你是我姐呢!咦,衣服的标卡都冒取呢。”
  “真的”嫂子侄媳都围过来。
  “再到店子里取下来是的。”
  “今天太晚了,明天去吧。”
  “明天他们会认账吗?发票都没给我!”
  “没发票就麻纱赖。”
  半夜醒来,我都睡不着觉了,想着那件昂贵的衣服,真的是花钱买来的烦恼,看我这马大哈,当时只顾着高兴……
  第二天,我带着新衣服去上班,同事和领导都劝我,叫我不要自找麻烦,再说这卡子是塑料的,找把钳子砸烂就行了。
  “不呢!晓得这件衣服多贵么?是我一个月工资的四分子一呢,这是我最贵的一件衣服,要不是营业员老讲奉承话,又加上我哥嫂和侄媳一直在旁边鼓励,我才舍不得买呢。一件新衣,还来不及穿,弄个洞,我会被气死的。”
  下班时,我打电话跟我最敬重的一位德高望重,操纵文字的文学泰斗——我的导师,导师自告奋勇,愿意帮我去店里证明。我好感动,因为我已好几年不曾见过这位尊长,甚至连电话也是两天前才联系;
  我这人整个一大傻瓜。我记得服装超市的布局,以及挂衣的位置,却不记得店址,路过几家店,都不是我要找的,到电影院服装超市,想叫人帮我把塑料标示卡取下来,营业员非但不肯,反而质疑我,“自己买的衣服,会不记得地方?再说,你出门时,标卡都冒取,防盗铃冒响啊?你的电脑小票呢?”
  从超市出来,原本信心满满的白发泰斗也动摇了,他说:“听那营业员的口气都晓得他怀疑衣服的来历,你莫再去寻那店了,笔直回去,叫你男人拿锤子锤掉算了。”因担心我出状况,泰斗走远了还回头一再叮咛,要我莫扯麻纱,免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
  我口头答应泰斗善意的奉劝,却又心有不甘,明明是我自己花钱买的嘛,别人真会把我当小偷,是小偷还会敢拿回去?这个世界怎么了?
  我打通了姐姐的电话,要姐姐帮我提了衣服在店子外面等,我一定要找到那家服装超市,找到那个买衣服给我的营业员,现在是下午,应该是那个营业员当班时分。
  超市终于找到,原来是海燕商场,却又找不到昨天的营业员,我问当班的:“昨天在这值班的营业员没来吗?”
  “何的?有事么?”
  “我在你们这买了一件衣服,回家才发现标卡没取”
  “衣服呢?”
  “我没敢拿进来,因为发票我也忘了拿,怕你们把我当成贼”
  “你的衣服是从外面拿进来的,怎么会讲你是偷的?拿过来,我给你取下。”
  我把姐姐领进来,收银员赶紧帮我取下,我一迭连声地说着“谢谢”。收银员也笑着说着抱歉的话,我如释重负。
  这世界原本是干净的,只是因为某些微尘不经意间,伤了我们的眼睛,因为无端的惧怕,我们的眼神才会逐渐远离纯真,我们的思维才会在自觉与不自觉中步入“信任危机”迷失在幽深孤寂的“胡同,小巷”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