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郎,渣男!

五一这个假期,Wendy早早给我说要去趟垫江,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我连垫江在哪里都不知道,然后想了想还是陪Wendy一起去。

  新人拒付余款,酒店告上法院

先是婚宴吃跑堂遭曝光 后又被指早已结婚生子且婚内多次出轨

第一天:
     
 垫江是重庆下面的一个县城,而到重庆最方便快捷的交通工具就是使用火车了,垫江是没有火车的,我之前已经预料到了在重庆可能会遇到汽车站排队的事情,没想到到了重庆发现汽车站真的是人山人海,到垫江的人很多。买票排的是一个队、进站坐车又是一个队。我对人流过多的地方总是怀有戒心的,幸好这一天排队都很安全没有发生什么事情。不过从八点排队到快十二点上车这个事情还是让我耿耿于怀。
     
 到垫江的车是大巴,我们在车站买了东西随便吃吃,然后在车上睡睡玩玩,坐在客车的中排看不见前面的情况只能看景色,垫江是在重庆东北部,大概有150多公里,因为五一路上车非常多,堵堵停停,竟然花了快4个小时才到垫江。到了垫江见到了Wendy的朋友,因为人家婚礼也很忙,于是我们就住在她结婚的旁边的小酒店。在短暂的休息了以后,我们就打车出发。垫江的出租车司机还是比较厚道的,到哪里都只收了我们五块钱,Wendy暗示我多次不要暴露自己是个外地人的口音,但是我其实想看看情况,所以口无遮拦。
     
 垫江没什么太多的小吃,整个城市有太多的房子,生活也非常的闲适。城市转了下,感觉还可以,经济说得过去,毕竟有点像一个市级城市。吃了个皮蛋瘦肉粥,可惜的是我喉咙疼痛难忍,基本上没什么感觉。垫江的居住环境还不错,但城市里有条河挺脏的,另外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城市的步行街二楼以上竟然是住宅区。晚上婚礼彩排我们也一去去看了看,因为新郎新娘我都不熟悉,所以就是在周边转了转,感觉城市很小,很安静,适合缓慢的生活,但不适合我。晚上等婚礼结束后就坐了伴郎的车走了,伴郎竟然长的很像我一个朋友,车开的也比较稳当。

  婚宴合同上写得明明白白,宴席时间为晚上6:309:00,可当晚8点刚过,服务员就开始收盘,部分客人也因此提前离场,令喜庆的气氛大打折扣。为此,新郎李华拒付余下的1.5万元餐饮费,酒店可不答应,在派出所调解未果后,诉至白下区法院。

记者 张旭

第二天:
     
 因为太累,当天晚上也没有洗漱就睡觉了。第二天早上早早起床然后去看新娘化妆。早上酒店竟然停电了,当然我不能抱怨啥,上次和Wendy出门一次遇到蟑螂,一次遇到停电,我已经学会应付各种突发情况了。当天一早新郎来接新娘,还是敲门,唱、说话、发红包。垫江的红包太小了,后来Wendy吐槽我不该把所有地方都当成家乡的标准。新郎接了新娘就下楼了,然后就是婚车。婚车比较有趣,后来我才观察到,新郎新娘坐A8,第二辆车是A7,第三辆A6,第四辆A5,后面的车我没看,我觉得挺有趣的,A7这个车我坐的,不过后排空间太局促了。前排不错,司机非常得意。垫江的婚礼有个不好的风俗是,婚车沿路放炮的时候清洁工回来要红包,这没啥,但是有很多社会人员也来要,这就不好,很容易带来一些危险。到了新郎家以后,新郎父母竟然没有给伴郎伴娘红包,虽然最后给了,但是我还是有些不快。在新郎新娘回家后,竟然是铺床,然后在家休息。风俗果然很简单。这边结婚很讲究吉时,婚礼举办的地方也在一个小酒店。婚宴的时候不上筷子,上菜的速度很快,而且菜都是叠起来放置的。我的坏习惯是东西不算好就不怎么吃,所以婚礼上我并没有吃太多东西,主要是时刻观察Wendy,当伴娘也是很辛苦的,而且我没有搞清楚的是新娘真的很有勇气请Wendy当伴娘。
     
 在真诚的祝福完新郎新娘后,我们的旅行将要继续。我把这一年我和Wendy稍微远的出行叫做“千里送份子”。说实话我对Wendy对友谊的珍惜觉得很了不起,但是我也觉得大部分的友谊取决于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,只有优秀的人才配得上优秀的朋友。打了个车到车站,幸好没有选择出租车,同样的价钱说实话我更愿意坐大巴。不过坐第一排吓死我了。双车道上大巴各种超市,违规,紧急停车道上超车,简直吓死人了。如果正常车道上的车转向,大巴只要有接触就会导致悲剧的发生。一路上高速上事故不断,幸好都是车损,看到了几次撞击都没有人员伤亡。一直到下午才到重庆,说实话我和Wendy出门在重庆我基本都变路痴了,其实是我过于依赖她,完全不想自己找路。重庆还是很繁华的,住在观音桥,旁边就是一个希尔顿,希望以后能去住一次。快捷酒店的收费也是按照时段的,五一的价格自然是最贵的,因为出行的人多。当天我们在观音桥转来转去、买了点小东西,吃了点然后等Wendy一个同学,当时我想请他们喝星巴克,但是36块,也就是1000日元一杯的咖啡我觉得太贵了,虽然我自己喝,但我觉得还是有负罪感。晚上见了Wendy两个同学,还有个去年结婚的内江同学,然后我们就回酒店了。

  服务员提前收盘,客人起身离席

如果所有的曝光属实,李某川可能要成为史上最渣的男人了!

第三天:这天其实没什么好记录的,就是休息、四处看了看,似乎惹了Wendy不快,毕竟我有的时候也很操蛋。不过和Wendy一起,第一次吃了重庆小面,第一次吃了马卡龙,还是很高兴的。当天重庆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然后到了下午,我们就离开了。

  去年11月,准新郎李华将人生的婚庆大典定在了南京某星级酒店,时间为今年1月10日18:3021:00,预计21桌,婚宴的价格也真不便宜2399元/桌。此后,他向酒店交纳了4万元定金。

5月,李某川作为新郎,被指婚宴吃跑堂,被重庆媒体曝光后,双方协商补交了餐费。该新闻传播了一段时间后,重庆某区县女子小桃发现,这正是跟自己结婚生子的领证丈夫。

希望下次再来的时候去长江边上看一看。希望我们都能够生活的更开心。

  婚礼当天,由于部分客人来得较迟,宴席推后了半小时,于晚上7点左右正式开始。李华两口子之前与婚庆公司沟通,在整场婚宴中精心设计了不少互动环节,宾客们边吃边玩,气氛好得很。不知不觉中,1个小时过去了。8点左右,这时,菜肴基本上完了,酒店服务员见客人吃得差不多了,就上前收盘子。而一些客人以为婚宴即将结束,便起身与新人告别。李华小夫妻有点傻眼,因为按照原计划,接下来还有好几个小节目呢!

小桃还曝出,李某川在婚内多次出轨,并于孩子年幼时弃他们而去。律师指出,若一切属实,李某川已涉嫌重婚罪。

  新郎拒付余款 酒店打官司维权

重庆晨报记者联系上李某川的二爸,对方表示跟李某川有嫌隙,多年没有来往。其指出,李某川确实是重庆垫江人。记者一直拨打李某川的联系电话,截至发稿,仍未联系上。

  客人越走越多,席位也越来越空,新郎新娘只好赶去送客,现场的气氛自然大打折扣。婚宴结束后,酒店方面找李华结账,李华正是一肚子怨气:“一辈子就结这么一次婚,让你们给搅冷场了,这口气谁能咽得下!”他明确地告诉酒店,拒付余下的1.5万元餐饮费。

惊怒 婚宴吃跑堂的新郎,竟是失联的丈夫

  这晚,双方闹得很不愉快,报警后,民警现场进行了调解。酒店经理提议,可以免掉一桌餐费(2399元)作补偿,李华没有同意,因为对方不到位的服务已严重影响了婚宴原本喜庆的气氛。几天后,派出所再次组织双方调解,仍然未果。之后,酒店将李华告到白下区法院,理由是他违反了合同约定。

“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!”

  提到《婚宴合同》,李华刚好有话要说:“你看,合同开篇的第一句话,就是‘为新人提供一场无与伦比的浪漫婚礼’,这是合同的目的,酒店并没有实现,到底是谁在违约?”他同时向法院提交了婚礼录像,作为还原争议现场的证据,当中录有客人未走时服务员收盘的画面。

年轻妈妈小桃没有想到,自己遭遇的渣男除了抛妻弃子外,还会上演“婚宴吃跑堂”的闹剧。当看到新闻、确认消息的那些瞬间,她的内心是复杂的,同时也是绝望的,“透心的凉”,她决定在不泄露自己和孩子隐私的情况下,将这个男人曝光。

  对此,酒店的代理人回应道:“这是正常的上菜,吃完的盘子正常收走。”酒店称,他们是8点半左右开始收盘的,当时已有客人自行离开,并不是服务员提前收盘导致客人提前离席,“同样在这盘录像中,我们看到,新郎新娘送客时,客人表现出很满意的神态,酒店不存在服务瑕疵”。

小桃介绍,这个李某川是自己的领证丈夫。她提供了李某川的身份证和两人结婚证,证件显示:李某川为重庆垫江人,1992年生,两人是2016年3月2日在民政局登记结婚的。小桃还提供了摄于婚姻登记处的一张全家福,里面有李某川、小桃及其孩子,一家三口其乐融融。

  法院一审:酒店服务存在瑕疵,补偿新人3000元

前不久,小桃的朋友看到一个新闻,大致是一对新人婚宴吃跑堂,因为新郎的名字跟李某川重合,朋友转发给了小桃。“最开始的时候,我还想是不是巧合。但是,看了所有的讯息,我几乎确定就是他!”

  法院认为,《婚宴合同》合法有效。双方约定的婚宴时间为18:3021:00,但根据接处警记录以及录音、录像等证据,可以证实酒店服务员在婚宴尚未完全结束时即开始撤盘,其行为不符合合同约定,服务上存在一定的瑕疵。考虑到李华举办的是婚宴,影响可能无法弥补,故酒店应当给予李华适当的经济补偿,法院酌定为3000元,该款从李华未支付的价款中直接扣除。综上,法院一审判决李华支付酒店餐饮费1.2万元。

小桃和她所说的李某川,还有一笔账要算。

点击进入

这笔账,要从大约2012年底算起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